《前夫來襲,嬌妻請避讓》[前夫來襲,嬌妻請避讓] - 第6章 警察局

**看着這一場大戲,默默的後退了一步,面得殃及池魚。
「公事公辦。」
蘇琪依不在搭理兩人,扭頭看着**道。
「好,根據現有的法律,刑拘七天後,白染女士會收到來自法院的傳票。」
七天刑拘!
還有傳票,要上法庭?
白染愣了,慌亂的站起。
「**叔叔,我什麼壞事都沒做,我經常和我朋友開玩笑溜進她的院子,這怎麼能算違法呢!」
「可惜,我並不是你的朋友!
更不會隨意地縱容你。」
蘇琪依唇角微翹,低頭玩弄着手指,不輕不淡的回應着。
這本就是兩個性質。
一個帶着玩鬧的意思,另一個則是帶着惡意。
「你要想追究,就追究我好了,都是我沒有照顧好我的粉絲,琪依,我真的不知道,原來你在撞了我之後,居然還要背負這樣的罵名,都怪我!」
謝闌一把頭埋在了傅景深的懷裡,字裡行間帶着顫音。
道歉的話語,卻硬生生把所有的責任,一同推到了蘇琪依的身上。
若不是,蘇琪依開車撞人,今日也必定不會有這樣的紛爭。
「我說過,我沒有!」
解釋的話是說給想聽的人。
蘇琪依不斷重複着這一句話,眼神中也多出了幾分的不耐。
「都怪我不好,故意撞上了你的車,都是我的不對,你別牽連到我粉絲的身上!」
謝闌一驚慌地捂住了嘴巴,明褒暗貶的曲解這句話的意思。
「一一,和這種殺人犯說什麼!
不就是進監獄嗎!
大不了,我三年後,又是一條好漢!」
白染挺了挺胸膛,給蘇琪依送過去了一個白眼。
「你給我閉嘴!」
**局被人一把推開,一對夫妻急匆匆的走了進來。
「爸,媽?」
白染一下子沒了趾高氣昂的樣子,唯唯諾諾的低下頭。
「白染,你是不是要氣死我啊!
學什麼不好,居然學會和小混混一樣,來砸別人家的窗戶。」
白母進來,直接先聲奪人,狠狠地揪住了白染的耳朵,怒氣沖沖的說道。
「疼疼疼!
我錯了媽!」
白母帶着幾分歉意的眼神看了過來。
「這位小姐,都怪我教子無方,差一點釀成大禍!」
白母見蘇琪依沒有說話,繼續道:「回去之後,我肯定嚴加管教,您看,今天的事情,能不能就這樣算了?」
算了?
單單幾句輕飄飄的言語,就想要把之前的事情揭過。
「我若是殺了人,是不是說幾句道歉的話語,我犯下的錯誤,就沒有人會追究了!」
蘇琪依緩慢靠近白母,逼迫的問道。
「蘇琪依,你別太咄咄逼人!」
傅景深冷冰冰的看着蘇琪依,眼神中帶着化不開的厭惡。
「只是一件小事而已,你有必要這樣追究下去嗎?
你若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,你的方法太拙劣了,把別人的前途都不放在眼裡!」
將一個人送到監獄,只是為了讓他擔心她嗎?
真是可笑至極!
蘇琪依垂眸,掩蓋住眼神中的痛苦。
這幾日,即便是到了深夜,別墅外面的辱罵也沒有停止。
她忍受着,卻助長了他們的氣焰,甚至還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