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暗許》[暗許] - 第十一章 水花

唐瀾瀾大步流星地出了家門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一路到了小河邊。

天氣炎熱,河裡的水已經很少,潺潺流動,在寂靜的傍晚還有些悅耳。

蛙聲起伏,鬧的人心煩意亂。

唐瀾瀾找了塊靠近水邊的石頭坐下,脫了鞋就把腳擱到了水裡,攪動的裏面波光粼粼。

冰冰涼涼的觸感鑽入肌膚,總算讓她的心思慢慢沉了下來。

她對於高敏的態度,也不是有意這樣,其實更像是一種正常反應。

十幾年沒有過什麼母女情分,現在也不可能上去親親密密。

像電視里那種一見面,就抱頭痛哭的場面。

她覺得瘮的慌。

拋棄她那麼多年,回來再好臉相對,甜兮兮的叫一聲媽媽。

哪兒他媽有這麼便宜的事?

較之其他,她其實想問一句,這麼多年,你為什麼不回來看看我?

然後歇斯底里的哭,鬧,撒潑……但終究一樣都做不出來。

因為高敏不配讓她情緒失控。

她琢磨的有些入神,以至於身後多了個人都沒發覺。直到身後傳來兩聲乾咳,她才回頭看過去。

月光清冷明亮,照在他剛毅的臉上,布着深沉的陰影。

唐瀾瀾一時不知道說點兒什麼,腦子一抽,張嘴一句, ”早啊。 ”

江知行: ”…… ”

抬頭看了眼烏漆麻黑的天,面無表情的別過頭去,兩片薄唇動了動,也不知道說了句什麼。

他沒有回應,唐瀾瀾也覺得沒意思。

走吧,但又覺得這地方明明是她先來的,幹嘛要走?

可她那雙腳,就跟天生奴性似的,看見江知行就想跑。

她站起身來,沖他笑了笑, ”那不打擾你了。 ”

他喜歡安靜,大概也不太喜歡旁邊有人吧。

尤其那個人還是她。

唐瀾瀾俯身穿好鞋子,起身便走。

江知行站在原地,一動未動。

唐瀾瀾見狀,指了指他後面, ”麻煩……我過一下。 ”

河邊的小道很窄,僅能容一人。

江知行站的筆直,面不改色: ”過

猜你喜歡